• <dd id="ibqlt"><noscript id="ibqlt"></noscript></dd>
    <tbody id="ibqlt"></tbody><em id="ibqlt"></em>

    <dd id="ibqlt"></dd>

      <ol id="ibqlt"></ol>
      <rp id="ibqlt"><acronym id="ibqlt"></acronym></rp>
      首頁 > 正文

      謝新洲等:機遇與挑戰:虛擬數字人在傳媒業的應用和未來發展

      2024-04-17 16:15 | 來源: 《青年記者》雜志
      【字號: 打印  
      Video PlayerClose

        導讀

        本文通過介紹虛擬數字人的定義以及其在傳媒行業中的應用現狀,進一步深入討論面臨的機遇與挑戰,為理解虛擬數字人在傳媒行業應用和未來發展方向提供新的視角。

        一、引言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被廣泛應用于不同的領域,這一新技術的出現也催生了傳媒業的變革。[1]技術媒體融合化已然成為媒體發展的新趨勢,而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和影響也引發了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并成為傳媒研究領域的熱點議題。在技術不斷成熟和迭代的過程中,人工智能慢慢地被應用于互聯網和新媒體領域的方方面面,從信息采集、加工和處理,到內容的生成、編輯和分發,再到內容的呈現、推送和用戶互動。[2]人工智能技術改變了內容的生成和傳播方式,全面賦能傳媒行業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對整個傳媒行業的生態產生了深刻影響。雖然內容生產和傳播方式的改變帶來了一定的積極影響,但是其對內容平等性和生產功利性的影響同樣需要反思。[3]其中,虛擬數字人作為人工智能領域備受關注且最具有潛力的熱門應用之一,近年來逐漸嶄露頭角。虛擬數字人的智能程度還在不斷提升,未來與人類的合作如何分工、在傳媒產業鏈中未來的定位是什么、將來朝著什么方向發展,都成為傳媒業走向智能化過程中面臨的問題。只有深入了解技術帶來的利弊,才能更好地應用技術賦能傳媒行業的發展和深度變革。

        二、虛擬數字人概述

        近年來,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加快了科技與媒體的融合發展,推動著傳媒業向全面智能化發展。人工智能技術不僅重塑了整個傳媒業的業態面貌,也在微觀上改變了傳媒產業的業務鏈。[4]虛擬數字人把這次變革推向了新的高度,改變了用戶的認知、情感和行為反應,更深入地影響了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虛擬數字人不僅具備虛擬形象,且其本質在于依托人工智能技術構建。一個被廣泛認可的人工智能定義是機器模仿人類智力行為的能力,[5]尤其是機器模仿人類思維和認知的能力,例如學習能力和問題解決能力。[6]虛擬數字人不僅具有人工智能模仿人類智能的能力,還有類似于人類的外貌。它被認為是以人類樣貌、心理和智力等元素為設計底本,借助信息技術創造出的虛擬人物形態,不管是有具體外貌還是僅通過語音或者文字交流,只要它具有特定的類人的功能,就能被歸入該范疇。[7]因此,本文對于虛擬數字人的定義是,擁有模仿人類智力行為能力并且擁有語音或者文字溝通能力的機器,無論是否具有類人外貌。虛擬數字人的種類也多種多樣,如果按照驅動方式來分類,則分為功能型虛擬數字人和身份型虛擬數字人[8]。按驅動方式分,可分為人工智能算法驅動虛擬數字人和真人驅動虛擬數字人。伴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和計算機圖像學的發展,虛擬數字人外貌形象已經從沒有具體外表特征,發展到以動漫形象呈現,再到模仿名人外貌,現在已經可以生成具有極高仿真度的虛擬形象。人工智能擁有可以超越人類智力的能力,因其可以通過大數據和深度學習來預測模式、趨勢和目的,這是人類大腦做不到的。[9]

        三、虛擬數字人在傳媒業的應用

        人工智能與傳媒業的融合推動了行業走向全面智能化,“人工智能+媒體”是未來傳媒業發展的趨勢。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推動了傳媒技術從數字域到智能域的升級,從而向全面智能化的方向發展。[10]虛擬數字人則被認為是人工智能領域的熱門應用之一和全球數字經濟的新風口[11],值得我們更多地關注。目前該技術已經進入傳媒產業的信息采集、內容生產、內容呈現、用戶反饋等傳媒產業鏈的各個生產流程和環節。虛擬數字人在傳媒行業的具體應用有虛擬主持人、虛擬主播、虛擬網紅、機器寫作助手和虛擬客服等。

       ?。ㄒ唬懽鳈C器人和生成式人工智能賦能信息收集、內容生產和編輯環節

        2015年,騰訊研發出自動新聞寫作機器人“Dreamwriter”,可以快速自動生成稿件并將信息送達用戶。自此,寫作機器人越來越多地走進新聞與傳媒領域。例如,新華社的“快筆小新”、第一財經的“DT稿王”等,這些寫作機器人更是集數據采集、數據分析、稿件生成、編發于一體,美中不足的是這類寫作機器人是模板式算法新聞寫作,只能機械地完成工作。

        2022年,由OpenAI公司研發的ChatGPT為機器內容生成帶來了新的生命力,它是一款基于大語言模型和生成式預訓練轉換模型,采用基于人類反饋的強化學習訓練方式,以“對話+創作”為基礎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應用。通過人機交互的方式,實現提問與回答的迭代,逐步提升模型對生成答案的評判能力。在不斷迭代的過程中,模型會不斷優化,逐漸提高對問題的理解和生成更準確的答案??梢愿鶕脩舭l出的指令實現信息檢索和內容生成,而加強版的ChatGPT-4還可以處理和生成表格和圖片信息。ChatGPT能夠產出與人類常識、認知、需求、價值觀等具有較高匹配度的文本,這也是ChatGPT的關鍵特征之一[12]。ChatGPT在與人類交流的過程中呈現出來的交互性、持續性、反饋優化性使其成為人機傳播領域新的技術突破,也被認為是從弱人工智能向強人工智能發展的標志[13],為實現機器寫作到人機協同寫作提供了技術支持。

       ?。ǘ┨摂M主播和虛擬偶像豐富內容呈現、信息傳播和人機交互方式

        還有一種具有和人類相似的外表,但是沒有實體形態的人工智能,例如:虛擬主持人、虛擬主播、虛擬偶像和虛擬網紅等。技術賦予了這類虛擬數字人生動的形象和無限近似于人的外貌特征,在其進行人機交互的時候還可以傳遞眼神或者表情等多維度的感官信息。其中,虛擬網紅和虛擬偶像作為擬人化的傳播媒介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形成了新風尚,并成為新一代的意見領袖。[14]比如翎Ling作為國風虛擬KOL,不僅在商業領域中發揮重要作用,還積極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虛擬數字人新穎有趣,可以有效吸引觀眾的關注,并承擔部分工作職能,從而減輕相關工作人員的負擔并降低成本。并且這種虛擬形象的構建具有較高的可控性。然而,虛擬數字人的智能化和個性化程度還處于初級階段[15]。當前,許多虛擬數字人尚不能達到智能化的高度,若要滿足實時互動的需求,便需要強大的后臺系統作為堅實的技術后盾,但構建這樣的系統絕非易事。

        四、虛擬數字人技術賦能傳媒業變革

       ?。ㄒ唬┙夥派a力,提高生產效率

        在內容審核方面,虛擬數字人的應用優化了審核流程,實現了更精準的內容推送。這為用戶帶來了新穎的體驗,同時改變了內容制作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互動方式。[16]從從業者角度看,有了人工智能技術的加持,信息采集、編輯、分發等流程的效率與質量產生質的飛躍。[17]傳媒業中存在著許多簡單重復、機械化、低創造性的工作,這些工作常常占用相關工作人員大量的時間,而虛擬數字人的出現把人們從這部分工作中解放出來,可以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具有創造性的工作上。[18]比如,可以利用突發事件識別機器人進行實時的信息采集,再通過使用基于自然語言處理和生成模型的寫作機器人來自動生產新聞或者內容,減少人工編輯的需求和工作量,而且因為虛擬數字人具有7×24全天候不間斷工作的特點,可以有效提高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這類技術的應用縮短了生產與流通時間,提高了勞動生產率[19],大大促進了生產力向更高、更先進質態演進,從而催生新質生產力。

       ?。ǘ﹦撔鲁尸F方式,帶來全新沉浸式交互體驗

        從用戶的角度看,虛擬數字人憑借其學習能力強、失誤率低、應用場景廣和能實現虛實結合等特點被廣泛應用于傳媒領域,給受眾帶來全新的視聽和交互體驗。如,虛擬主持人和虛擬主播能夠突破虛擬和物理空間的界限,實現虛擬形象與現實場景的無縫結合,為觀眾提供更加豐富的互動體驗和沉浸式的感官盛宴。[20]在這種虛實結合場景和傳播滲透下,更容易喚醒受眾的情感共鳴和增強傳播效果。[21]在當今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尤其是年輕用戶忠誠度普遍不高的背景下,虛擬數字人作為一種新穎的呈現方式,可以在前期吸引用戶的關注,通過深度的人機交互和人機協作,在用戶中建立情感共鳴和深層次的連接。

       ?。ㄈ┐龠M產業鏈升級,加快媒體智能化發展

        從行業的角度看,虛擬數字人已被應用于傳媒全產業鏈,改變了內容生產和傳播的方式,同時也帶動了產業變革,推動著傳媒業向全面智能化發展。此外,人工智能技術使內容生產具有了交互性, 也就是內容的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變成了交互關系, 不再是簡單的線性關系。[22]信息收集和內容生產主體也從單一的個人轉變為人機協同生產。[23]智能算法推薦系統被用于賦能信息分發流程,可以根據用戶的行為,深入挖掘用戶喜好和習慣,從而對內容進行優化。為用戶推薦更加符合其興趣的信息,提高信息傳遞的有效性。內容呈現的方式也變得多種多樣,虛擬主播、虛擬偶像和虛擬客服的出現,改變了信息呈現的方式,給用戶帶來全新的體驗。

        五、虛擬數字人帶來的挑戰

       ?。ㄒ唬┤斯ぶ悄芩惴寗有吞摂M數字人引發信息真實性思考

        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為新聞生產和傳播帶來了便利,但與此同時,人們越來越傾向于依賴技術帶來的表面線索審視新聞,并沒有深入思考信息的來源和真實性。[24]比如,ChatGPT因其強大的信息搜索和生產功能,而被廣大群眾熟知,但需要注意的是,它雖然具有較高準確度,但有時也會給出錯誤的回答或半真半假的答案。[25]有學者指出,通過ChatGPT重新組織句子和撰寫文章也可能導致抄襲,且其容易用錯誤的或有偏見的信息誤導研究者。[26]此外,有研究指出,消費者的隱私顧慮會對聊天機器人的接受度和使用意愿產生負面影響。[27]因為ChatGPT使用的是離線數據庫,所以檢索的內容不能做到與時俱進,生成的內容時效性較低。其次,數據庫里的內容因為未經過篩選,可能會包含部分虛假信息,所以生成的信息還需要用戶進一步甄別。

        虛擬數字人對信息真實性的挑戰有以下三個方面。第一,從數據來源來說,因為目前技術沒辦法識別搜集到的信息是否真實,所以在信息收集的過程中可能會接觸到虛假信息從而被動地生成和傳播虛假內容。第二,從算法角度來說,因為算法黑箱的存在,用戶無法知悉其生成的算法和邏輯,導致信息真實性考證和監管比較困難。第三,從內容呈現方式層面說,信息呈現的主體從自然人變成虛擬數字人,雖然給大眾帶來了新奇的體驗,但也可能引發算法偏見從而引發人們對于信息真實性的思考。

       ?。ǘ┥墒饺斯ぶ悄苜x能虛擬數字人引發道德倫理問題

        以ChatGPT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的興起,為提高虛擬數字人的智能化水平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促使虛擬數字人的發展迎來了新的增長。與此同時,泄露用戶隱私、侵犯知識產權、數據濫用和視覺倫理等問題逐漸浮現,給虛擬數字人在傳媒業的應用帶來極大的挑戰。例如,OpenAI新的應用文本-視頻生成式模型Sora的出現可能會使真實與虛擬之間的界限更加模糊,導致深度偽造和虛假信息激增[28],引發視覺倫理和信息倫理的問題。ChatGPT在某些特定情境下可能缺乏道德立場,從而導致其回應可能不完全遵循道德準則,這種情況有可能對用戶的道德判斷產生影響。[29]雖然這類虛擬數字人給傳媒業帶來新的生產和傳播模式,但也可能增加從業者失業的風險。再如,當智能算法推薦系統根據用戶的偏好和習慣篩選并推送信息時,可能會產生“信息繭房”效應,使得用戶接觸到的信息變得單一和固化。這一系列問題的出現凸顯了對虛擬數字人進行技術監管和制定道德規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ㄈ└叻抡娓咧悄芴摂M數字人引發“恐怖谷效應”

        1970年,日本機械工程師兼機器人學家森政弘提出“恐怖谷效應”。他認為,當人工制造的實體逼真程度越來越高,觀察者或者使用者會感到越來越舒適,直到達到非常逼真的程度。然而,當逼真度越過某個閾值,但又未達到完全真實的狀態時,觀察者或者使用者會感到強烈的不適和反感,形成了一個“谷”,這就是所謂的“恐怖谷”。[30]有研究表明,如果虛擬數字人擬人化水平達到一定程度,那么它的非人類特征會讓人們產生異樣的感覺,相比起擬人化程度較高的虛擬主持人,觀眾更喜歡那些不具有類人外表的虛擬形象。[31]雖然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遠未達到真正的智能,但是ChatGPT的出現,似乎已經引發了“恐怖谷效應”并激發了人類的心理防御機制。[32]人類已經開始思考未來是否會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問題。隨著人工智能技術越來越成熟,虛擬數字人無限接近于人類智能,甚至可能超越人類。這已經不只是一個熱點話題,而是關于生命體與智能化非生命體區隔的思考。其實,“恐怖谷效應”中還存在第二個拐點,即在經歷“恐怖谷”之后,人們對于機器人的喜愛又會隨著相似度的提升而增加。因此,如何從思想上和技術上跨越“恐怖谷”,真正達到人機共生,也是目前面臨的挑戰之一。[33]

        六、對虛擬數字人未來發展的展望

        隨著虛擬數字人技術的不斷進步,信息傳播和交流的方式正在發生深刻變革。個性化商業和信息需求的涌現,推動了定制及個性化服務的快速發展。然而,這種變化也引發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和道德挑戰,亟待我們深入思考人工智能技術未來發展的方向。[34]從技術的角度出發,未來人工智能技術應該利用“多模態+大模型+基于人類反饋”的強化學習技術提升強智能性能[35]。但技術發展還需要結合意識形態和道德規范的建立,才能保證技術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無論虛擬數字人未來如何發展,其發展宗旨應當著眼于更有效地輔助人類的工作而非取代人類。它應通過提升人類的工作效率、改善決策過程及優化操作流程,為創新生產方式鋪路。人工智能應成為推動生產力進步的新動力,深化虛擬數字人在主流媒體的應用,推動主流媒體的深度改革,加快形成主流媒體的新質生產力。

       ?。ㄒ唬┰鰪娭悄芑徒换バ?/strong>

        嚴格來說,目前的虛擬數字人還處于初級階段,并沒有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人工智能。大部分虛擬數字人還是依靠算法預先編程和基于規則的系統,在特定情境中指導虛擬數字人的行為和反應,使其能夠在設定的框架內模擬人類行為,通常無法真正理解環境或從經驗中學習。然而要實現真正的人工智能,虛擬數字人需要有更先進的學習算法、更強大的計算能力以及更深層次的感知和理解能力。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出現帶來了契機,通過技術不斷地迭代,從而達到真正意義上的智能化虛擬數字人和人機協同。這樣不僅能把人類從機械重復的工作中解放出來,還可以輔助人類的初步決策,進一步解放生產力和提高生產效率。

        盡管虛擬數字人技術取得了顯著進展,但仍然存在一些缺陷。其中經常發生的問題之一是服務型的虛擬數字人未能及時理解用戶意圖,繼而無法有效引導,導致用戶滿意度低,進而引發一系列回避行為。另外,不具有交互功能或者交互性較弱的虛擬數字人在應用初期能引起用戶的好奇心和獵奇心理,但如果不能及時增強用戶黏性或產生情感連接,用戶很快就會流失。而從嚴格意識上來說,不具有交互性的虛擬數字人只是一種虛擬形象,不能被稱為虛擬數字人。[36]因此,增強交互性和智能化至關重要,交互性和智能化水平的提高可以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人機交互,與用戶產生情感連接,從而提高用戶黏性和參與度,真正跨越“恐怖谷”的臨界點。

       ?。ǘ┨岣叩赖聜惱硭?/strong>

        雖然虛擬數字人的應用推動了傳媒行業走向全面智能化,但是也帶來了道德倫理問題?,F有的道德標準并不適用于虛擬數字人,因此需要制定一套適用于虛擬數字人的道德倫理標準和算法,以解決現在面臨和可能出現的道德和倫理問題。虛擬數字人本身沒有知識產權意識和隱私意識,而且他們無法承擔法律責任。隨著虛擬數字人的不斷發展和廣泛應用,它也開始引發侵權糾紛,所以對其行為的道德倫理管控和治理需要提上日程。虛擬數字人的行為本質是由算法決定的,算法是由發明者編寫的,但是如何使用技術是由用戶決定的,所以如何界定責任追究問題也是至關重要的。首先,應提升對生成式內容自我管控和治理的能力和算法透明度,把責任落實到具體的個人。其次,應該從源頭開始立法管控,制定適用于人工智能的法律體系。從技術層面和法律法規層面出發,提高虛擬數字人的道德倫理水平,是其未來健康發展的關鍵。

       ?。ㄈ┏蔀閭髅叫袠I新質生產力

        虛擬數字人應用于傳媒行業的各個領域和各個部門,使勞動資料具備了新的屬性,形成了新的生產方式。智能生產則是對傳統的勞動資料進行智能化改造。例如,智能機器人、虛擬助理等都是智能化勞動資料。[37]未來,虛擬數字人的應用應該貫穿包含生產、分配、交換、消費在內的全過程,從而推動傳媒行業生產力向更先進的質態演進?!靶沦|生產力是以科技創新為主導、實現關鍵性技術突破而產生的生產力,是擺脫了傳統增長路徑、符合高質量發展要求的生產力?!盵38]因此,虛擬數字人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應是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推動傳媒行業的深度變革,將從業人員從重復性的腦力和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從而提升全要素生產率并激發生產力實現質的飛躍。

        【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特色網絡內容治理體系及監管模式研究”(批準號:18ZDA317)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趙蓓,張洪忠.2019年人工智能技術在中國傳媒業的應用與思考[J].新聞與寫作,2019(12):23-29.

        [2]新華社“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課題組,龐曉華.人工智能在新聞傳播全鏈條中的具體應用[J].中國記者,2020(02):19-22.

        [3]謝新洲,韓天棋.基于數字技術的網絡內容生產方式變遷研究[J].新聞愛好者,2023(08):14-20

        [4]喻國明,蘭美娜,李瑋.智能化:未來傳播模式創新的核心邏輯——兼論“人工智能+媒體”的基本運作范式[J].新聞與寫作,2017(03):41-45.

        [5]Shieber S, Rapaport W J. The Turing test: Verbal behavior as the hallmark of intelligence[J].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2005, 31(3):407-412.

        [6]Syam N, Sharma A. Waiting for a sales renaissance in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Machine learning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sales research and practice[J]. 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 2018,69: 135-146.

        [7]簡圣宇.“虛擬數字人”概念:內涵、前景及技術瓶頸[J].上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3(04):45-57.

        [8]席卿.虛擬數字人的發展和在媒體中的應用[J].中國記者,2023(11):123-124.

        [9]Bock D E, Wolter J S, Ferrell O C.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isrupting what we know about services[J]. Journal of Services Marketing, 2020,34(3): 317-334.

        [10]黃楚新,許可.人工智能技術驅動傳媒業發展的三個維度[J].現代出版,2021(03):43-48.

        [11]張菲菲.深度推進AI+媒體應用,打造智媒體——封面新聞的融合發展探索[J].青年記者,2019(18):23-25.

        [12]喻國明,蘇健威.生成式人工智能浪潮下的傳播革命與媒介生態———從 ChatGPT 到全面智能化時代的未來[J]. 新疆師范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2023(05):81-90.

        [13]王然,周彤彤,高宏雨. ChatGPT影響下的傳媒生態:機遇、挑戰與應對策略[J].青年記者,2023(11):53-56.

        [14]劉德寰,姜文恒. 社會化媒體平臺虛擬數字人用戶感知探究[J].北京青年研究,2023(04):33-41.

        [15]郭全中.虛擬數字人發展的現狀、關鍵與未來[J].新聞與寫作,2022(07):56-64

        [16]楊揚, 張虹. 智能聊天機器人技術在出版業的創新應用及發展趨勢[J].出版科學,2020(01):81.

        [17]王仕勇,張成琳. 國內外ChatGPT研究綜述及展望:人文社科視角[J]. 重慶工商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3(05):1-14.

        [18]高淵.新技術革命推動的傳媒業變革研究——以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思想為視角[J].記者搖籃,2023(10):33-35.

        [19]崔云.數字技術促進新質生產力發展探析[J].世界社會主義研究, 2023(12):97-109+120.

        [20]李穎,王家琪.拓展與重塑:元宇宙背景下我國虛擬主持人發展前瞻[J].中國電視,2023(08):100-105.

        [21]翁楊,楊大學.媒介元宇宙中的虛擬新聞主播:身份定義與話語功能[J].出版廣角,2022(17):87-90.

        [22]張洪忠,石韋穎,劉力銘.如何從技術邏輯認識人工智能對傳媒業的影響[J].新聞界,2018(02):17-22.

        [23]余君,程棟,張西靜.十多年來中國傳媒業人工智能應用研究知識圖景演進[J].新聞愛好者,2023(02):56-59.

        [24]胡宏超,謝新洲.人工智能背景下虛假新聞的發展趨勢與治理問題[J].新聞愛好者,2023(10):9-15.

        [25]史安斌, 劉勇亮.聊天機器人與新聞傳播的全鏈條再造[J].青年記者, 2023(03):98-102.

        [26]Salvagno M,Taccone F S,Gerli A G.C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elp for scientific writing?[J].Critical care,2023,27(1):1-5.

        [27]Cheng Y, Jiang H. How do AI-driven chatbots impact user experience? Examining gratifications, perceived privacy risk, satisfaction, loyalty, and continued use[J]. Journal of 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Media,2020,64(4): 592-614.

        [28]方興東,鐘祥銘.谷登堡時刻:Sora背后信息傳播的范式轉變與變革邏輯[J/OL].現代出版:1-15[2024-03-19].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5979.G2.20240312.1221.002.html.

        [29]令小雄,王鼎民,袁健.ChatGPT爆火后關于科技倫理及學術倫理的冷思考[J].新疆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3(04):123-136.

        [30] Mori M. Bukimi no tani [The uncanny valley][J]. Energy, 1970, 7:33.

        [31]王怡.虛擬主持人在綜藝節目中的功能與接受度研究[J].中國電視, 2023(01):94-101.

        [32]黃榮,呂尚彬.ChatGPT:本體、影響及趨勢[J].當代傳播,2023(02):33-38+44.

        [33]邢冬梅,趙藝涵.AI“恐怖谷”蘊含的主體性困境及其重塑[J].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3(03):30-37.

        [34]余君,程棟,張西靜.十多年來中國傳媒業人工智能應用研究知識圖景演進[J].新聞愛好者,2023(02):56-59.

        [35]郭全中,袁柏林.從GPT看AGI的本質突破:傳媒業新挑戰與未來[J].新聞愛好者,2023(04):30-35.

        [36]顏卉.算法驅動型虛擬數字人涉侵權糾紛的規范解決路徑[J/OL].重慶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14[2024-03-19].http://kns.cnki.net/kcms/detail/50.1023.C.20231018.1042.002.html.

        [37]王水興,劉勇.智能生產力:一種新質生產力[J].當代經濟研究,2024(01):36-45.

        [38]周文,葉蕾.新質生產力與數字經濟[J/OL].浙江工商大學學報:1-11[2024-03-19].http://kns.cnki.net/kcms/detail/33.1337.C.20240301.1525.002.html.

       ?。ㄖx新洲:北京大學新媒體研究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本刊學術顧問;曾妮:北京大學新媒體研究院博士后、講師)

      責任編輯: 于珊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1605
      暖暖视频日本在线观看_黄瓜视频干什么的_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_九九视频一区二区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