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ibqlt"><noscript id="ibqlt"></noscript></dd>
    <tbody id="ibqlt"></tbody><em id="ibqlt"></em>

    <dd id="ibqlt"></dd>

      <ol id="ibqlt"></ol>
      <rp id="ibqlt"><acronym id="ibqlt"></acronym></rp>
      首頁 > 正文

      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的團隊,捐建了一座烈士紀念碑

      2024-05-15 15:37 | 來源: 中國記協網
      【字號: 打印  
      Video PlayerClose

        2022年7月21日,《光明日報》頭版推出長篇報道《神山村三日》,引發熱烈反響。這篇報道獲得第三十三屆中國新聞獎一等獎。

        報道團隊在神山村采訪調研中還發現一座紅軍烈士墓,并經過艱難尋訪,確認了多名烈士身份。報道團隊在深入采訪調研中深切感受到“不負人民、人民不負”是神山村成功脫貧的深層動因,以學者的思辨,分析“小山村”對于“大時代”的鏡鑒意義,決定寫一部報告文學《神山星火》,并將稿酬悉數捐出,在神山村建一座烈士紀念碑。

        光明日報今天刊發《這副擔子,接過來挑下去……——寫在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之際》的報道,介紹了這一過程,我們轉發,供交流研討。

        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的團隊,捐建了一座烈士紀念碑

        光明日報調研組(成員:王慧敏、邢宇皓、王斯敏、胡曉軍、盧澤華、孫金行)

        如果說,綠色是井岡山的主基調,那么,經過一場又一場春雨的滋潤,初夏的井岡山,已完全褪去了鵝黃的底子,被一層層一波波油綠疊成了一塊碩大無朋的碧玉。

        碧玉懷抱里,井岡山茅坪鎮神山村烈士墓前那座新落成的赭紅色的高大的紀念碑,在五月的艷陽下,顯得分外耀眼奪目。

        鏗鏘有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在山谷回響。江西省委書記尹弘、光明日報社社長兼總編輯王慧敏緩步走到紀念碑前,仔細為花籃整理緞帶。隨后,人們一起向革命先烈三鞠躬。2024年5月14日上午,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儀式在此間莊嚴舉行!

        一雙滿是褶皺、飽經滄桑的手,輕輕地撫摸著紀念碑基座,年逾八旬的吳清娥老人眼中閃著淚花,喃喃自語:“親人啊,神山村的父老鄉親想念你們……”

        人們一個個從紀念碑前緩緩走過,將手中的潔白菊花放在烈士墓前,以這種最純潔的方式,向那些為革命獻出生命的紅軍烈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全景。孫金行 攝

        這座紀念碑,銘刻著一段可歌可泣的革命史;這座紀念碑,傾訴著黨和人民的血肉深情;這座紀念碑,見證著老區兒女不屈不撓的跋涉精神;這座紀念碑,彰顯著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改天換地的磅礴力量!

        英雄旌霜履血,神山百年嬗變。一座豐碑背后,是一段歷時兩年、感召無數人的紅色尋訪,是燎原星火輝映下波瀾壯闊的山鄉巨變,是光明日報與神山村之間的不盡情緣……

        1

        一篇書寫血肉深情的調研報告

        2022年夏日,光明日報調研組第一次來到這個藏在羅霄山脈深處的小村莊——為書寫神山村脫貧之后的新面貌而來,為探尋這個昔日貧困村華彩蝶變的“密碼”而來。

        這個只有200多口人的小山村,山陡溝深,交通閉塞,耕地緊缺——連產量很低的冷漿田都少得可憐……

        世世代代,村民們面朝黃土背朝天,挖呀挖,刨啊刨,累彎了腰桿,汗濕了禾土,卻一直未曾走出貧困的循環。

        霹靂一聲震天響,工農紅軍上井岡。從此,神山村的天亮了!“紅米飯那個南瓜湯,挖野菜那個也當糧,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餐餐味道香、味道香……”

        “軍愛民,民擁軍,軍民團結如一人”“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瞧!哪怕“敵軍圍困萬千重”,最終,難逃“宵遁”。

        是??!在軍民鑄成的銅墻鐵壁面前,國民黨軍的一次次進犯,怎能不一次次潰??!

        新中國成立后,這個村和全國千萬個鄉村一樣,經歷了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雄渾壯闊的歷程。

        而今的神山村,已全面拭去了貧困的陰影,那一座座漂亮的二層小樓,那一輛輛嶄新的小轎車,農家樂門楣上那別致的霓虹燈……無不講述著時代饋贈給人民的溫暖和幸福。

      2024年5月14日上午,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儀式舉行。孫金行 攝

        我們也帶著問題而來:這樣的變化是怎樣實現的?決定“神山變遷”的最深層力量又是什么?書寫神山村,對于助力鄉村全面振興究竟意義何在?

        攜著滿腦子的“嘆號”與“問號”,調研組走田埂、進農舍、浴晨露、沐晚風,和一個個村民碰頭打臉,用心去感知這塊紅色土地的脈動。

        采訪過程中,一本“村民花名冊”始終陪伴著我們,由此,那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形象走進了我們的生活。我們既和村民中總被關注的“典型代表”深入交心,也與那些很少出現在讀者眼前的“平凡人物”拉話敘常。他們的故事,讓“幸福神山”生動而具體。

        走遍鄉野訪民生,扎根一線“捉活魚”。為體驗村里交通改善情況,我們沿著山道感受腳底板下的平坦舒展;為了解鄉村產業發展情況,我們走進農家樂的后廚感受煙火氣、來到黃桃園聽村民細算“分紅賬”;為觀察文明鄉風建設成果,我們“潛入”干群互評會會場,“偷聽”那讓人“耳根發熱、心里透亮”的坦誠交流……

        一次次促膝談,一場場院壩會,一段段肺腑言……漸漸地,盤桓在腦際的問題有了答案:神山村的過往、今天與未來,始終離不開黨的關懷與指引?!安回撊嗣?、人民不負”是神山村成功脫貧的深層動因。

        是啊,村民們對黨、對習近平總書記,有著多么真摯的情感!你瞧,農家小樓門前那火紅的對聯:“翻身不忘共產黨,脫貧全靠習主席”;你聽,“點贊廣場”上那歡樂的歌聲:“打起攻堅戰,過起新生活,唱起幸福歌,溫暖滿心窩”……

        歷時月余、數次打磨,一篇12000余字的深度調研報告《神山村三日》見諸光明日報頭版頭條。報道推出后廣受好評,在第三十三屆中國新聞獎評選中,獲重大主題報道類一等獎。

        2

        一場賡續紅色基因的全國大行動

        采訪中,調研組從一位老人口中得知一條線索: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神山村村民曾冒著生命危險將紅軍傷員藏在村里養傷,有七位重傷員因傷情不治被村民悄悄掩埋于村旁一處山丘上。

        只言片語,讓我們多了一份責任感——過去只知道神山村是個“全紅村”,紅軍墓卻是頭一次聽說。

        我們進一步挖掘,老奶奶吳清娥給出了佐證:“姆媽說過,當時村民們拿出各家最好的木板,偷偷釘成棺材下葬的……”

        我們找到了那座山丘。一棵棵大樹如衛兵般拱衛在山體四周,無聲地守護著近百年前那一樁樁往事。

        我們將這一情況報告給井岡山有關部門,引起高度重視。

        幾天后,井岡山革命博物館副館長饒道良告訴我們:“經過實地探勘,并查閱《寧岡蘇區志》《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全史》等大量黨史資料,神山村這座墓,確證是一座紅軍烈士墓?!?/p>

        于是,烈士忠骨終得重新安葬。

        這些烈士來自哪里?姓甚名誰?他們有沒有家人?沒有人知道,也找不到任何文獻記載。

      參加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儀式的群眾代表。孫金行 攝

        為烈士尋親,讓紅色血脈賡續,是神山村村民的渴盼,也是我們調研組的愿望!隨后,光明日報社和井岡山有關部門聯合發起了“為神山村烈士尋親”活動。

        報社組建了尋親專班,開通了24小時尋親熱線,在光明日報頭版開出了《提燈·為烈士尋親》專欄,持續報道尋親進展。光明日報所屬的所有報網端微屏,也都開通了尋親熱線、設立了烈士尋親專題。

        我們和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等機構的專家一起,鉆進史料庫、翻遍故紙堆,像大海撈針一樣,一點點“打撈”著相關史料,一步步縮小著尋找范圍。

        獲取烈士確切信息的難度,遠超想象。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了90多年,距上一次全國革命烈士普查,也已經過去近40年,第一手證明材料已經很難找到,就連許多烈士的后人,也說不清楚自己先輩的事情。

        尋親專班協調各個有關部門,首先從井岡山有姓名的15000多名烈士查起,進而不斷擴大搜尋范圍。尋親活動演化成了一場賡續紅色基因的全國大行動。

        漸漸地,七位烈士犧牲的時間,被鎖定在1929年初的第三次反“會剿”戰斗中。根據這一線索,尋親專班重點從江西永新、永豐、銅鼓,湖南炎陵、安仁等地獲取了61209位烈士的基本信息,展開全面排查。隨著尋訪不斷深入,有可能的烈士姓名從幾萬個縮小到200多個。

        尋親專班決定:對這200多位烈士的后代逐一進行走訪!于是,一場翻山越嶺、走村串戶歷時4個多月的尋訪,艱難而執著地展開了。在聆聽了無數個英烈忠魂的動人故事、一次次流下感動的熱淚之后,姓名從200多人,縮小到了十余人。

        離目標似乎越來越近,進一步排查的難度卻越來越大。怎么辦?尋親專班求助最先進的科技手段——DNA檢測。

        然而,事實證明,DNA檢測難度之大,同樣超出想象。由于烈士犧牲時間太長、戰爭年代掩埋條件較差,殘存的遺骨早已渣化。精心提取的檢材被送到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檢測,初次檢測沒有得出有效信息;第二次檢測,測出了一些DNA片段,卻仍未達到理想程度。

        是知難而退就此收手,還是克服困難繼續進行?光明日報將尋親進展和遇到的瓶頸,通過有關渠道向中央領導和有關部門反映,得到全力支持。經過不懈努力,DNA檢測,終于有了結果!

        前期通過文獻研究和實地走訪尋找到最有可能的烈士親屬,被列入了第一批DNA比對對象。尋親專班立即趕赴江西蓮花縣,湖南平江縣、茶陵縣等地,對這些比對對象進行血樣采集。與此同時,DNA檢驗數據也被錄入全國DNA數據庫,進行全國范圍的“拉網式”比對……

        經過史料查證、DNA比對“雙管齊下”,重大突破接連而來——

        2023年8月,首位烈士身份得以確認,他就是湖南茶陵籍紅軍烈士黃渭波。

        黃渭波生前為江西省寧岡縣茨坪蘇維埃政府秘書。隨之揭開的,是一段“一門三忠烈”的紅色往事——黃渭波的父親黃道宏、哥哥黃渭濤也都是革命烈士!

        黃渭波犧牲時,新婚不久的妻子已經懷有身孕。直至犧牲,黃渭波都未能見到女兒一面……

        2023年8月5日上午,有關部門在神山村烈士墓前為黃渭波的外孫陳銀洪舉行了認親儀式——仗劍出鄉關,血染井岡山;杳蹤近百年,今日終“團圓”。

        不久,第二位烈士何連鈺的身份也得到了確認。

        出生于江西遂川的他,1928年1月,與父親何榮達一起參加了遂川赤衛隊。第三次反“會剿”期間,在黃洋界哨口身中數彈,被轉移至神山村養傷,不久壯烈犧牲。

        如今,尋親活動仍在繼續。值得期待的是,第三位、第四位烈士的身份也已在核實過程之中。

        3

        一次欣見“大神山”的回訪

        這些年,我們始終關注著神山村的發展變化。

        2023年8月,調研組再次扎進神山村。所見所聞,是那樣的親切,又是那樣的“新鮮”。一切,都在生機勃勃地發展著、變化著、生長著、驚艷著——

        我們看到,產業發展更“火”了。山間“長”出了浪漫的“樹屋”“蛋屋”,那是新引進的旅投公司建設的特色民宿;農家樂忙著提質升級,拆掉老電扇添置變頻空調,告別“煙霧山莊”裝上抽油煙機;農產品加工廠的生產線上,精深加工產品越來越多;綠意盈盈的茶田里,蕩漾起“茶情茶韻茶文化”。

        我們看到,干部干勁更足了,群眾心氣更高了,鄉風更加文明了。在鄉村振興的大道上,擺脫貧困的神山人,又開始了一場新的沖刺!

        我們也看到,“躬身爬坡”的神山村,難以避免地遇到了新問題。譬如,神山村產業的層次還不高。怎么延長產業鏈條、提升產業質量?發展旅游,既要考慮當前又要謀及長遠,在環境承載量有限的情況下,怎樣才能做好“山水文章”?……

        好在,經過市場風風雨雨的神山村人,已有了清醒的認識,用村干部的話說:“越是發展勢頭好,越要加把勁;上坡,就得彎著腰不停往前邁。絲毫停不得歇不得,一停一歇,就會往下出溜!”

        更讓我們欣喜的是:神山“星火”正在贛鄱大地燎原。賡續血脈學神山,因地制宜趕神山,突出特色超神山。一個又一個“新神山”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于是,我們推出了第二篇調研報告——《神山“星火”正燎原》。

        4

        一部中國鄉村百年變遷史

        至此,我們腦中已積累了大量的“神山故事”,心靈也深受觸動。

        探尋神山村百年嬗變的“密碼”,給了我們這樣的啟示: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正是用井岡山毛竹做的扁擔,挑著關系著全中國人民命運的重擔,從井岡山出發,走過漫漫長路,一直挑到北京城。革命永遠無窮期!而今,新一代的領導人,正接過這副重擔,帶領十四億中國人民健步向前……

        這一啟示,讓我們深深感到,僅靠有限的幾篇報道去反映這一重大主題,遠遠不夠。于是,我們決定寫一部報告文學,詳盡講述神山村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讓更多人走進這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村莊,徜徉在它近百年的風雨歷程中,觸摸中國鄉村發展的脈動,感悟紅色血脈的傳承,堅定奮力前行的信心。

        這是一場嘔心瀝血的長途跋涉:深入采訪、遍查史志、探賾鉤沉、精心構思、挑燈鏖戰……我們進入歷史深處,以撰寫史志的嚴謹,去考索這塊土地上走過的每一個腳??;我們以學者的思辨,去揭示“小山村”對于“大時代”的鏡鑒意義;我們運用文學筆法,去塑造一個個性格鮮明、骨肉豐滿的人物。一場又一場頭腦風暴,一遍又一遍精雕細刻,一本近二十萬字的報告文學《神山星火》終于付梓,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為了銘記先烈,光明日報《神山星火》寫作團隊決定將稿酬悉數捐出,在神山村建立一座烈士紀念碑。

        5

        一座傳揚不朽精神的豐碑

        五百里井岡,處處感人故事鑄就;神山村紅色歷史的發掘,為井岡故事再添新的一筆。

        在神山村紅軍忠魂埋骨的小山丘前,無名野花靜靜綻放、修竹蒼松風中搖曳。尋親活動開展伊始修筑而成的烈士陵墓,已經成為意蘊深長的紅色地標。

        不管雨雪風霜,這座墓前,總是那樣整潔有序!一束束鮮花、一盤盤祭品,那是村民們自發獻上的哀思與敬意;常有游客來這里駐足、鞠躬,那是一個民族對于自己英雄的尊崇與追緬;總有黨員們專程趕來宣誓、祭奠,那是紅色基因的傳承與賡續。

        而今天,一座由光明日報寫作團隊捐建、井岡山市委市政府襄贊的“革命烈士紀念碑”,巍然聳立在紅軍墓前。這座豐碑,傳揚著神山英烈的不朽精神,見證著共產黨領導人民從勝利走向勝利的輝煌歷程,昭示著中國未來光明燦爛的壯麗前景!

      神山村“革命烈士紀念碑”銘文全文。孫金行 攝

        紀念碑基座上,鐫刻著這樣一段銘文:

        井岡嶠嶠,茅坪滔滔;紅旗漫卷,山河妖嬈。休謂無名,昆裔競翱;安兮精魄,玉宇澄皓!

        勞罕 于甲辰年清明

        

        來源:光明日報、中國記協微信(ID:zgjxacja)

      責任編輯: 張澤月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4836
      暖暖视频日本在线观看_黄瓜视频干什么的_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_九九视频一区二区免费视频